核心提示: 因患尿毒症、双肾衰竭,接受透析治疗的章永(化名)每周得去医院透析3次,病痛及高额的透析费让其特别想能换上一个健康的肾。然而,正规医院肾源紧张,充斥网上的“卖肾

 因患尿毒症、双肾衰竭,接受透析治疗的章永(化名)每周得去医院透析3次,病痛及高额的透析费让其特别想能换上一个健康的肾。然而,正规医院肾源紧张,充斥网上的“卖肾”信息,终于令章永动了黑市换肾的念头。2015年6月19日,45岁的章永在表哥张军的陪同下,被蒙着双眼带进了位于山东临沂的一个简陋的二层小楼,接受当时18岁的小玄(化名)的肾脏移植。但最终,因在手术中出现肺水肿继发呼吸循环衰竭,章永当场不幸去世。

 

3

昨日上午,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今年30岁的内蒙古赤峰人崔某在海淀法院受审。

  □庭审

  为母筹手术费当上“肾贩子”

  昨日上午10时30分,崔某被法警带入法庭。崔某的姐姐及妹妹等多名家属,特意从内蒙古赤峰老家赶来看他。

 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,指控在2015年5月至6月,崔某伙同支某等人(另案处理),在海淀区永定路西点百货门前,组织当时18岁的男子小玄和章永见面,约定小玄卖给章永一个肾。

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点击排行

    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