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 杨旎琨在做甜点。 杨旎琨,31岁,出生于渝中区,2008年从北京林业大学毕业后赴法国留学。出于对法式甜点的热爱,从学习金融统计专业转行学习甜点制作,现在法国巴黎开了

 

重庆姑娘巴黎开面馆60元一碗 法国人把汤都喝光

杨旎琨在做甜点。

    杨旎琨,31岁,出生于渝中区,2008年从北京林业大学毕业后赴法国留学。出于对法式甜点的热爱,从学习金融统计专业转行学习甜点制作,现在法国巴黎开了一家“椒糖的小面铺子”。

    ■声音

    “我想让法国人在他们的塞纳河边,吃到我们原汁原味的重庆小面。”

    ■对话

    记者:我看你们价格还是挺高的?

    杨旎琨:还好吧。一碗二两小面7.8欧元(折合人民币近60元),一碗红油抄手9欧元,一碗炸酱酸辣粉9欧元。这个价格,其实当地客人普遍都还能接受。一天下来,我卖四五十碗小面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记者:法国暴恐袭击的时候对你生意有影响吗?

    杨旎琨:虽然离我们店很远,但袭击发生后我还是关店一周。周围其他店铺也都差不多,有的甚至半个月才开门。

    记者:店名为什么叫“椒糖”?

    杨旎琨:想开一家中法融合的店店。而且我不光要把地道的重庆小面带到巴黎来,也想把地道的法式甜点带回重庆去。

    当重庆辣椒遇上法式甜点,“椒糖”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在法国巴黎第五区,在渝中区长大的杨旎琨就开了这样一家贯通“中法”的小吃店。“我想让法国人在他们的塞纳河边,吃到我们原汁原味的重庆小面。一碗小面下肚,再来一块甜点,安逸!”

    金融学子却做起了生日蛋糕

    “大学之前的生活太过平凡,就不用多说了吧?”杨旎琨说,2008年,刚大学本科毕业的她来到了法国,做起了金融统计专业的研究生。

    到了法国,杨旎琨说自己的人生开始“不平凡”。“到了法国不到一年,我就迷上了法式甜点,非得天天尝一口。”等到单纯的吃都满足不了杨旎琨的时候,她总算明白,自己来法国原来是为了“偷师”甜点手艺的。

    “想通了”的杨旎琨,第二天就跑到里昂一所厨艺学校,正式拜师学起了法式甜点。2013年,学成归来的杨旎琨和两个朋友一起,在巴黎第五区租下一间13平方米的店铺,合伙做起了蛋糕生意。店名叫“椒糖”。“每个生日蛋糕卖30至80欧元,销路也很好,就是累。”杨旎琨说,做一个蛋糕要1至3个小时不等,有次她一天就接了15个蛋糕的活,一整天都不敢合眼。

    从重庆买来配方私人定制

    光做生日蛋糕,费时费力不说,杨旎琨发现也没办法满足自己对吃的更高追求。“做了蛋糕半年多,就想做一些更复杂的、更有挑战的东西给老外吃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不做碗家乡重庆的小面?“重庆小面是一款发源于山城重庆的地方特色传统小吃,小面属于汤面类型,麻辣味型,狭义的小面是指麻辣素面……”在“椒糖”的菜单上,杨旎琨对重庆小面做了详细推介,“重庆小面的名气越来越大,成了重庆美食的一张名片,法国人怎能错过呢?”

    于是,在法国各大美食推荐APP上走红的“椒糖”就此诞生。“店里的花椒都是我从国内带过来。”杨旎琨告诉记者,由于法国买不到重庆小面的主料——水叶子面,她还专门在重庆买了个正宗配方交给巴黎的商店定制。

    法国客人把面汤都喝光了

    如今,“椒糖”除了卖小面,还有抄手、酸辣粉、米粉、米线等供客人选择。

    杨旎琨笑着说,虽然店里的客人仍以中国人为主,但其实法国本地人也不少。“有个法国南部的大叔,特别逗,他第一次吃小面就被这个味道迷上了。”原来,这个客人不仅津津有味地把最后一根面条都吃完了不说,最后还把红油面汤都喝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既然叫“椒糖”,也不能光只有椒。杨旎琨说,虽然蛋糕做得少了,但甜点还是在做。“本来法国人就有吃完正餐后来点甜点的习惯,因此我就做了戚风蛋糕卷、葡式蛋挞以及中式点心这些,基本上每天都有顾客吃完了专门让打包甜点的。特有成就感!”

    有时下午3点才能吃午饭

    眼看着生意越做越火,杨旎琨说自己也开始考虑扩大经营。

    2015年4月,隔壁一家泰国餐馆转让,于是杨旎琨直接把50多平方米的店面接手了过来。可这时人手又成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现在店里除了有2个专职员工外,其他员工都是兼职的。”杨旎琨说,要想在法国请一个称心的中餐员工着实不容易。“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,店里没了主事的人,结果服务质量没人监督,不少客人都在网络上给了差评。那一次挫折确实让自己挺有感触的。”

    可招不好人生意怎么办?那就挽起袖子自己上吧。杨旎琨说自己有时从上午11点要忙到下午3点多才能吃午饭。“其实也有累得不想干的时候,但后来咬咬牙也就坚持下来了,累并快乐着。”

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点击排行

    评论排行